• 正在观看: 死党妻子春雪     
  •   春雪今年28岁,163,34C。三年前嫁给我从小玩到大的死党…… 耀文。


      “大伟,晚上有空没?”


      “干嘛?有啥好康的?”


      “昨晚我丈母娘捉来一只鸡,晚上叫春雪弄个烧酒鸡吃,咱们哥俩好好地聚 聚!”


      “哇靠!你丈母娘是不是担忧你没力气喂饱嫂子,所以捉只鸡来补你这只小 鸡鸡啊?”


      “干!你爸还要补?上次桃花乡那个梦梦被我插到叫不敢,最后用嘴巴啜了 30分钟才让我射出来,你忘了吗?”


      “是!是!是!你的鸡巴最够力,开开玩笑嘛……几点?”


      “早一点过来,7∶00好了。”


      “OK,我准时到!”


      ************


      “叮当!叮当!”


      “耀文啊,我是大伟,来开门啊……”


      “来了,来了!”应门的是耀文的老婆──春雪。


      “里面请,不好意思客厅有点乱,耀文去丸久买些东西,你先随便坐。”


      “没关系,嫂子不用客气了,自己人嘛!有没有啥事可以帮忙的?”


      “谢谢大伟,厨房的事是我们女人家的事,我自个儿来就行了,你先看看电 视,耀文一会儿就回来了。”


      “既然嫂子这么说,那我就不客气罗!”


      春雪进去厨房后,我就在他们客厅四处看看。墙上挂着他们的结婚照片,记 得那时我还担任伴郎呢!其实耀文也真不简单,当完兵后就在现在上班的贸易公 司从小弟做起,短短5年的时间,他已经做到经理了,如今又娶到春雪这个美娇 娘……我们这群死党就属他最幸福了!


      “ㄟ?这是什么?”好奇的我在电视柜里发现了一个新玩意∶“想不到耀文 也有这种嗜好!”


      玻璃橱窗内放着几片DVD,我探探头,看到春雪还在厨房里忙,于是小心 翼翼地翻开柜子,《思春情怀》、《爱人的私处》、《奸淫人妻》、《淫乱叔嫂 记》……十几片DVD封面都印着淫乱的图片,女人的腿张得大大的,底下还插 着一根大鸡巴,还有几张封面是一个女人被几个男人一起插入。最让人感到刺激 的是有一张封面,只见一个女子,眼睛大大的,嘴巴含着一根粗黑的鸡巴,那鸡 巴又黑又粗,露在小嘴外的部份冒出青筋,还有一沱白色胶黏物,把这根粗黑鸡  巴和女人的小嘴混在一起,应该是射在嘴巴内了……


      看到这里,我突然觉得血脉贲张,胯下的东西不自觉的硬了起来……忘记现 在是在耀文的客厅,我的右手不经意地伸进去,将肉棒搓得更硬更挺,几乎快把 裤子撑破了!


      “大伟,你……”不知何时,春雪突然站到我的身旁,我一时紧张,手上的 DVD掉了一地。


      “嗯……嫂子,不好意思,我只是一时好奇,没经过你的允许就擅自动了你 们的东西……”我赶紧蹲下来收拾散落一地的DVD。


      “没关系,我来收拾就好了。”春雪见到我惊慌的模样,也顺势蹲下来捡, 于是我们两人迅速地收拾起满地的色情光碟,并假装若无其事。


      慌忙中,我突然发现春雪雪白的腿露出围裙外,细白娇嫩的皮肤仿佛吹弹可 破,脚踝还系上一条精致的小金炼,露出拖鞋外的脚趾头涂上洋红的指甲油,真 忍不住想亲吻她的脚趾头、舔她的小腿肚、顺着圆润的小腿滑上她的大腿沟……


      收拾好DVD后,春雪没说什么就往厨房走……过了几分钟后,耀文带着大 包小包的回来了。


      那晚我们天南地北的聊到凌晨2点多,我才打到回府。回家后又想起晚上的 情节,心想∶如果春雪能让我干一次,该有多好!


      躺在床上,脑海中幻想着春雪的胴体∶将我的舌头缓缓地靠近她的大腿根, 轻轻地扫过,时而轻时而重,时而上时而下,时而用打圈的方式慢慢舔上她的小 穴……拨开她的小穴口,用食指轻轻地抠,由上到下,由左到右,缓缓加重力气 把拇指用S形的方法揉,舌头在小穴口爬来爬去,舌尖用力舔上她的阴核,上下 迅速扫动……慢慢地把我的鸡巴送到她嘴旁,用鸡巴头轻轻撬开她的樱桃小口, 时而进时而出,时而让她用舌头从鸡巴根舔到鸡巴头,用舌尖绕着龟头颈慢慢地 舔,用牙齿轻轻咬住鸡巴,用小嘴含住鸡巴头来回转动……我的另一只手轻轻地 抚摸她的胸,用食指和中指夹住她的乳头,有时用拇指捏住这样揉……


      “啊……啊……啊……”春雪终于受不了∶“大伟……我……好痒……好难 受喔……喔……你别再……喔……别再……逗我了……”由于嘴里还含着我的鸡 巴,只能伊唔地喊着∶“大伟……我要你的……大鸡巴……快点……喔……”


      “嫂子,你要我的什么?我听不清楚。”


      “我要……我要你的大鸡巴……大鸡巴……喔……喔……”


      “可是你还没舔够ㄝ!”


      “喔……求求你……小穴受不了了……”


      “我要你把我的鸡巴舔硬一点,含住我的卵蛋用力吸,用舌尖舔我的肛门, 让我爽了鸡巴就会变得更硬更粗,才能把我干到爽死你。”


      春雪听我这样说,忍不住赶紧含我的鸡巴、吸我的睾丸、舔我的屁眼……为 了满足她,含了5分钟后,我把鸡巴从她嘴里抽出,轻轻敲打她的嘴唇再让她含 一含,将她的右腿上拉跨在我的左肩,用我的右手拉着她的左小腿,缓缓往外扳 开,接着把鸡巴从她嘴里抽出放到她的小穴口,用左手握着我的鸡巴,慢慢磨着 她的小穴,只让她的小穴含住我的鸡巴头……


      “喔……喔……喔……大伟……”春雪发狂似的叫出淫浪的声音,双手紧紧 抓住我的手臂,指甲抠住我像要刺穿一样。


      我不急不徐地用我的鸡巴头继续研磨,忽进忽出,舌头更没闲着地舔她的乳 头。这样挑逗了她近10分钟,终于忍不住她淫荡的表情和发浪的叫声,狠狠地 把鸡巴全部插进她的小穴,抵住她的花心用力旋转,大进大出,用力抽动……


      这样幻想了近一个钟头,我的右手紧紧套住鸡巴上下套动,终于受不了而射 出,精液沾满我的右手,就这样累得睡着了。


      ************


      从那天晚上开始,几乎每晚我都幻想和春雪做爱,在我的幻想世界里,春雪 的小穴和小嘴巴,不知吃了我的精液多少次。但这毕竟是幻想,现实生活中,她 仍是我好友耀文的妻子,每晚她舔的是耀文的鸡巴,小穴也只有耀文能插!就这 样我沉醉在幻想世界里近半年,直到上个月中的一个晚上……


      “大伟,永仔的婚礼你去不去?”耀文打手机给我说道。


      “我也不确定,最近工作较忙,不知道到时有没有空。”我边盯着电脑荧幕 回答。


      “我也一样。可是我结婚时永仔帮了我不少忙,如果不去就太不好意思了, 他请我当总招待,我当然义不容辞了。”


      “我尽量抽空,可以的话我一定去。”


      “去啦去啦!春雪说,我们这群朋友里她只有跟你较熟ㄝ,你不去,她也不 去!”


      听到耀文这样说,我的鸡巴居然不小心又硬了起来,“好吧!我只好恭敬不 如从命了。”很爽快地容许!


      ************


      时间过得很快,永仔的婚礼明天就要举行了,傍晚耀文又来电话∶“大伟, 永仔明天请我早点过去帮忙,可是春雪说她要去弄头发,我想请你帮个忙,明天 晚上要过去时顺道去我家载春雪好吗?”


      “不行啦!我下班后还要赶回家里洗澡换衣服,时间来不及了。”


      “你很屎尿哪……要不然你明天把衣服带着,下班后直接到我家来洗澡,不 就得了!”


      “可是……”


      “好了好了,别啰唆了,就这样说定了,我会跟春雪交代的。就这样罗…… 拜拜!”


      “喂……喂……”耀文还没听我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


      当天晚上太累了,忘了打手枪。


      隔天下班后,匆匆忙忙地赶到耀文家。


      “嫂子,我来了。”


      “门没关,自己进来。你先去洗澡,我换个衣服就出发……”春雪在房间内 对我喊道。


      将衣服和公事包放妥后,我就进入浴室洗澡,当我进入浴室将关上后,闻道 阵阵香味,想必春雪也才刚洗好澡。把衣服脱掉后,才发现找不到沐浴乳。


      “嫂子,你们家的沐浴乳放在哪儿?”


      “喔!刚刚我用完了,你等一下,我拿给你。”


      “扣!扣!扣!”


      “大伟把门翻开,我拿沐浴乳给你。”


      由于我正在洗头,洗发精让我眼睛张不开,所以摸了好久仍摸不到门锁。


      “大伟,快点啊……”春雪情急之下转了下门锁,怎知我刚刚也忘了锁门, “砰”的一声门应声而开。


      “啊……对不起,我不晓得你门没锁……”


      我赶快用水冲掉脸上的洗发泡沫,没想到一紧张,莲蓬头竟没拿稳,喷了小 诗一身……此时空气像是凝结了似的,我和春雪两眼对望,不知道该说什么。


      渐渐地,我发现春雪的衣服隐隐约约映出她的曲线,惊慌下的她露出羞赧红 润的双颊,更显娇嫩欲滴。浴室内弥漫的热气让我欲火焚身,终于我受不了地把 她推向墙壁,双手紧紧环抱她的腰肢……


      “不可以,大伟,你不要这样……”


      我不理会春雪,继续将我的头靠近她的身躯,终于我的嘴压上了她的唇,舌 头不听话地钻进她的嘴里,“嫂子,你好美丽,你知道吗?每个晚上我都幻想和 你做爱,从你的额上舔遍全身到脚底……”边吻着她,边对着她的耳多呼气。


      “我想舔你的脚趾头,一根一根地啜,将我的舌头缓缓地靠近你的大腿根, 轻轻地扫过,时而轻时而重,时而上时而下,时而用打圈的方式慢慢舔上你的小 穴……拨开你的小穴口,用食指轻轻地抠,由上到下,由左到右,缓缓加重力气 把拇指用S形的方法揉,舌头在小穴口爬来爬去,舌尖用力舔上你的阴核,上下 迅速扫动……慢慢地把我的鸡巴送到你嘴旁,用鸡巴头轻轻撬开你的樱桃小口, 时而进时而出,时而让你用舌头从鸡巴根舔到鸡巴头,用舌尖绕着龟头颈慢慢地 舔,用牙齿轻轻咬住鸡巴,用小嘴含住鸡巴头来回转动……我的另一只手轻轻地 抚摸你的胸,用食指和中指夹住你的乳头,有时用拇指捏住这样揉……”


      我像是背台词一样,边说边做。其实这些动作已经在我脑海中预习了很久, 每个动作对我来说既陌生却又驾轻就熟。


      “大伟,”春雪突然用手将我推开∶“我是你好朋友的妻子,我们不可以这 样……”春雪激动地哭了。


      “嫂子,我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但我无法控制自己。你实在太美了,如果 这样会下十八层地狱,只要能和你相爱一次我也愿意。”


      “不行,我不能对不起耀文……我不能对不起耀文……”


      “嫂子,”我把春雪再搂回怀里∶“就这一次,只要我们都不说,耀文不会 知道的。”


      春雪还来不及回应我时,我已经再次吻上她的唇∶“嫂子,让我好好爱你一 次,你只管享受,什么都不要想……”


      我的手缓缓滑下,停留在她的臀上,胯下的鸡巴硬梆梆地挺动,舌头离开她 的小嘴后还来不及休息便继续往她雪白的颈边游动,以像吸血鬼一样的姿势一样 在她的咽喉处来回扫动。慢慢地来到她的乳房,34C的乳球尖挺挺的,乳头粉 红地往上翘。


      当我舌尖扫到乳头时,春雪突然颤了一下∶“啊……啊……啊……”春雪终 于受不了而呻吟了起来∶“大伟……我……好痒……好难受喔……喔……你别再 ……喔……别再……逗我了……”


      我用牙齿轻轻咬住她的右边乳头,右手掌将她左边乳房整个包住慢慢地揉, 不一会儿她的身体不自主的抖动,两腿不自主的搓动。渐渐地我把舌头往她的腰 际走,搂着她臀部的左手此刻亦向下滑动,左手食指与中指从她的屁股沟由下往 上摸,有时用力抓住她的丰臀揉,“啊……啊……啊……”春雪这时喘气声像是 得到充份的快乐。


      终于我的舌头来到她的小穴口,我将舌尖抵到她的阴核上,用最快的速度来 回扫动,因为我知道只要她爽了之后,以后她就绝对离不开我了。




      


    警告︰此网站只适合十八岁或以上人士观看。此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将此区的内容派发、传阅、出售、出租、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将本网站内容向该人士出示
    广告邮箱 : polina.yaglina1@gmail.com丨